发廊走一回
发廊每天嫖客匆匆
潮起又潮落
高高低低爱高潮
几人能掌握
钞票啊滚滚 申呤啊情深
分别终有时
留一半钞票 留一半精
至少明天还可睡你
我拿肾亏赌明天
你用阴冷换此生
妓女不知嫖客 多少的惆怅
何不拼命做一回
钞票啊滚滚 申呤啊情深
分别终有时
留一半钞票 留一半精
至少明天还可睡你
我拿肾亏赌明天
你用阴冷换此生
妓女不知嫖客 多少的惆怅
何不拼命做一回